文藝青年為何都喜歡他

本版主持:「人生若只如初見。」「人生何如不相識,君老江南我燕北。」「明月多情應笑我,笑我如今。」「一生一代一雙人。」……如果有排行榜討論─哪位名人的詞常出現在年輕人的社交網站,他一定榜上有名。究竟是怎樣的經歷能讓一個人道出這麼多傳頌於世的「名人名言」?不妨一起追憶三百年前康乾盛世的清朝才子─納蘭性德。

不熟悉納蘭的人一定不了解,其實他是一個出身顯赫的「官二代」。父親是內閣大學士、鼎鼎大名的納蘭明珠,母親出身愛新覺羅皇族,納蘭從小就是父親的掌上明珠,成年後他還成了皇帝身邊的貼身侍衛。

他的一生注定是富貴榮華,繁花著錦的。也許是造化弄人,納蘭性德偏偏神情裡總帶著些落寞和憂鬱。而這樣的性格與他的婚姻及仕途經歷是分不開的。

2421QC003_
▲影視作品中的納蘭性德(字容若)

納蘭心事之妻子盧氏

在經歷「驀地一相逢,心事眼波難定」求而不得的初戀後,20歲沮喪失意的納蘭遇到了其後一生的摯愛,妻子盧氏。

盧氏是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,一開始他們的婚姻只是政治產物,但婚後二人相處發現彼此竟驚人的相似:溫柔、純真、至情至性,兩人從此深深愛著對方。

「憶得雙文朧月下,小樓前後捉迷藏」
「憶得染將紅爪甲,夜深偷搗鳳仙花」

月下捉迷藏、搗花染指甲,從納蘭的詞裡我們可以看出他倆新婚美滿、趣致滿滿。納蘭看書的時候,盧氏總是提前進書房幫他收拾桌子,擺上他喜歡的瓜果。

納蘭文學底蘊深厚,而盧氏也不是普通的女子所能比擬的。盧氏曾問納蘭:最悲傷的字是哪個?納蘭不解,盧氏答:是「若」。凡「若」出現,皆是因為對某人某事無能為力。

可見盧氏的文學素養非同一般。納蘭後來的詩詞.就出現了許多「若」字。最有名的莫過於:人生若只如初見。

然而命運弄人,成婚3年後盧氏就因難產去世,這對納蘭可以說是致命的打擊。

在秋風勁吹、黃葉飄零入窗的黃昏,酒醒的納蘭起身關窗,想著窗戶關上後,黃葉自然不會再來叨擾。

然而窗戶關上以後,屋內突然孤寂得只聽見自己衣物的窸窣聲。酒醒的他,獨自坐在空蕩蕩的屋中,任夕陽斜照在身上,把身影拖得很長很長。他的整個身心也全部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。

於是,一首悼亡詩《浣溪沙.誰念西風獨自涼》躍然紙上:

誰念西風獨自涼,蕭蕭黃葉閉疏窗,沉思往事立殘陽。
被酒莫驚春睡重,賭書消得潑茶香,當時只道是尋常。

那時有才的文人多花心風流,而他是清代第一才士,通經文,工書法,擅丹青,精騎射,萬千淑女的夢中情郎,卻一生初心不改,只求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《浣溪沙.誰念西風獨自涼》中一句「當時只道是尋常」,觸動我們的不是夫妻兩人情投意合卻難相守,而是時隔盧氏去世8年,納蘭對盧氏依然矢志不渝的初心。

納蘭心事之仕途無奈
納蘭22歲點為進士後,便做了大內侍衛,並在幾年的時間,從三等侍衛升至一等侍衛,晉升為上品高階。

功名輕取的仕途,並沒有讓他迷失自我,與朝廷之臣同流合污。多年侍奉御前的武官生涯,反而使他看盡了官場黑暗與爾虞我詐,渴望成為天地間一酒客,浪跡山林,瀟灑餘生。

這首詞作於1684年,納蘭扈駕南巡時。納蘭和.拂面秋風泛舟飲酒,聽見採蓮曲悠揚從湖面傳來,又見沙岸上美女水袖飄然,翩躚起舞。身在舟中,彷彿自己變成了撐竿漁夫,行於秋色湖光中。

從《浣溪沙.十里湖光》中納蘭借喻李後主,滿溢悠享美好山水的情趣中,我們便可知,納蘭雖身處高位,但常感身不由己,唯有藉寄情山水撫慰自己疲憊無奈的心。

回望納蘭詞,我們會發現寫景狀物中關於水的尤其多。對於水,納蘭性德是情有獨鍾的。中國傳統文化中,常用水之德比君子之德:純淨始終、滋潤萬物,川流不息。

納蘭的一生,也常以水之德自勉,無論情感的冷鋒如何剜心、官場的炙焰如何灼燒,他都告誡自己不能將最初的赤子之心淹沒。

每當夜深人靜,納蘭卸下腰中劍,拿起那管軟軟的筆,蘸上綿綿才情,將心託付給一闋闋詞時,初心便回來了。

這時的納蘭才是真實的納蘭,沒有浮華氣,沒有公子氣,沒有逼眼的殺伐氣,沒有霸道的王者氣,只有一顆嚮往美好的樸素心靈。
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