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暉:忌諱太多阻創新

香港似乎是個諸多拘忌的地方。我們的數字也分祥與不祥;發生兇案的住宅,會沒人敢住。最近,就連銀行發新鈔,也有人埋怨其中的圖案不吉利,農曆年派利是都不知怎麼派云云。

新鈔中,有地質公園的畫面被認為看起來像陸沉,又有人說鈔票似足陰司紙。有人也真細心,竟還能找出新鈔上的粵劇人物唱的是《帝女花》,更由此引申出國破家亡的寓意。據說,印鈔前,有關人士開了數十次會,但就是沒想到鈔票印出來,人們有這麼大的反應。這情況其實有些像月餅廣告中採用彼岸花(又稱「死亡之花」),廣告人創作時想不起花的象徵意義,料不到會和死亡拉上關係。

今次印刷新鈔之所以掀起軒然大波,主要是因為圖案有所創新。任何新事物都格外引人注目,市民多加關注,意見自然就多起來。無可否認,新鈔的設計的確有改善的空間,不過,事件又令人想到,香港人這麼多拘忌,是否也某種程度上阻礙了創新?新鈔圖案的構想,如粵劇文化、飲茶文化,都很具代表性,是很好的點子。事實上,不做不錯,如果沿用舊鈔,無疑最保守穩陣,但卻了無新意。

香港要發展創意創科,實應衝破桎梏,各種拘忌,或許也需要放下。不然,創作人稍不小心就觸雷犯禁,難免要犧牲得來不易的創意,窒礙了活力。

童暉:學研社成員
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