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暉:只有一種電影

今屆金像獎,黃秋生撐香港電影的一番話被指針對成龍,鬧得城中沸沸揚揚。原來,成龍被問及對香港電影的看法時,說: 「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,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。」一番話在兩地矛盾深刻的香港竟難以容納。其實香港電影、中國電影這些名目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江定暢:華服——長衫的變奏

在北京及越南的胡志明市,通街見到很多穿着越南傳統服裝的女士,連校服都有,更遑論宴會場合。越南人以穿着傳統服裝有其婀娜多姿的美態。北京4月繁花綻放,公園不同年齡的男女拿着手機及長鏡頭拍攝美景,不少年輕人穿着色彩豐富的華服在樹下與花媲美。香港一直是中西文化的交融地,近年多了很多不同宴會場合及活動,看到傳統與新穎的長衫從容綻放。

朱家健:百萬富翁

最近筆者與朋友玩傳統紙板遊戲《大富翁》,這經典遊戲的英文名字為「Millionaire」(英文名字直譯為「百萬富翁」),真欣賞代理商在數十年前把該紙板遊戲引入香港時,也考慮到數十年後通貨膨脹的影響,而採用了一個久歷時間的大眾化名字,頗為佩服翻譯者的視野。

江定暢:真實又虛偽的—親

2012年第一次在內地工作,同事們都是以親們互相問候,乍聽之下,還以為大家都是一家人。有一次,小我幾歲的員工跟我熟悉後,第一次對我說「親啊,這些客戶都是在懵你的。」我錯愕,係度同我講嘢嗎?原來呢句——親、親們、都係內地打招呼的一個開頭語,唔好以為佢地係親戚關係,其實只係打招呼而已。